成濑幸子💕

大野智是天使💙
本单位山,偶尔竹马偶尔天然
bsd新旧双黑,乱步是我的
正牌白虹夫人
小狐丸是心上人

Arrival.

写在前面的话:

降临AU

(伪)末日

私设如山

美好属于吉榎,ooc属于我

 

       æ¦Žæœ¬å¾„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陷在一片黑暗里,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界的一切,空气黏腻而潮湿。他轻轻咳了两声,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找到眼镜,然后磨磨蹭蹭地下床去开窗。冰冷的风猛地扑进来,榎本晃了晃脑袋,抬头去看远处的天空。

       ç´§æŽ¥ç€ä»–就被那些曾经出现在他梦里的奇怪云朵和灰色浓雾吸引了目光。

 

       å¿˜äº†è¯´ï¼Œæ¦Žæœ¬å¾„,28岁,单身Omega,在东京综合安保公司工作,爱好是开锁,没什么朋友,是个面瘫,还有一点点预知能力。简单来说,就是有时候梦到的事情会成真。

       æ¯”如现在。

 

       æ¦Žæœ¬å¾„叼着面包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世界末日”“外星人入侵地球”这种报道怎么看怎么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但他知道这是现实。

       ä¸‰å¤©ä»¥å‰ä»–梦到了七条腿的巨型生物正走上椭圆形的黑盒子,背景是灰暗的天空和浓雾。而现在,全世界已经有十二个国家出现了梦里那种意义不明的飞行器,里面装着奇奇怪怪语言不通的外星人。虽然媒体没有公布外星人的长相,不过应该就是那个七条腿的东西,错不了。

       ä¸è¿‡è¿™äº›å’Œä»–也没什么关系。榎本关掉电视回到房间继续研究他的锁,外星人什么的都是政府该考虑的事情,他只需要知道今天不用去上班了。

 

       æ¦Žæœ¬æ˜¯è¢«æ¡Œä¸Šå—¡å—¡éœ‡åŠ¨çš„手机拽回现实的。他盯着还没解开的锁好一会,伸出手一把攥住了旁边那个嗡嗡作响的小东西,“您好,东京综合安保公司,榎本径。”

       â€¦â€¦

       å¤§çº¦äºŒååˆ†é’ŸåŽï¼Œæ¦Žæœ¬å¾„站在了客户的门前。开门的是刚才电话里那个声音细细的女人,说是希望他能帮忙加固一下家里的门锁,又因为是特殊时期,所以相应会增加一些报酬。倒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工作。榎本把工具箱放在玄关处,蹲下来开始检查门锁的情况。

       é”å€’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年久失修有点老化。榎本猫着腰转到门外去,尝试着动了动用来加固的辅助锁,然后就感觉到有人在里面拉了拉门,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咣当一声,公寓那扇老旧的门,就在他面前,关上了。

       æ¦Žæœ¬ï¼šâ€¦â€¦

       æ¦Žæœ¬å¾„敲了敲门:“至少把工具箱还给我。”

       ç´§æŽ¥ç€å°±æœ‰äººå“—啦一声打开了门,动作幅度之大使得榎本径不得不往后退了两步以免被撞到鼻子,开门的年轻男人笑了一声,毫无诚意的道着歉。

       æ¦Žæœ¬å¾„抬头扫了一眼门内的人。

       â€¦â€¦è¿˜æŒºå¥½çœ‹çš„。榎本·é¢œæŽ§·å¾„在心里默默地下了个结论。

       ç”·äººæ‰“量了他几秒钟,笑起来露出八颗牙,“喏,榎本先生,您的工具箱。”榎本垂下眼帘接过箱子道了谢,眼角余光敏锐的捕捉到男人啡色大衣上的一点深色血迹。

       ä¸æ˜¯ä»€ä¹ˆå¥½ä¸œè¥¿ã€‚这是榎本径的第二个结论。

       äºŽæ˜¯ä»–在确认了没有工具丢失以后,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

       æ—©çŸ¥é“就不来了。

       æµªè´¹äº†æ—¶é—´è¿˜æ²¡æœ‰æ‹¿åˆ°é’±çš„榎本先生产生了一点微妙的不满。

 

 

 

虽然是TBC但是很可能没有后续……顶锅盖跑x

 

幻境

写在前面的话:
1.很久没看第二季了……今天听到bird,想起来阿洛伊斯坐在棋盘上的画面就写了这个
2.标题和内容无关
3.有原创人物
4.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和莫名其妙的人的一场莫名其妙的谈话
5.ooc ooc ooc
大概就是这样_(:⁍」∠)_

女孩子歪着脑袋看着阿洛伊斯,手指穿过他柔软的金发,“别哭啦,你好像总是在哭。”

枕在她膝上的少年抬起眼睛,水蓝色的眼睛透亮,看不出一点儿流泪的痕迹。

他们对视良久,少年笑了起来,拖长声调说着诶你居然看到了吗这样的话,尾音淘气的扬起来。

女孩子摇了摇头,“你这样也不会有人明白啊。是因为难过才哭的吧?”

少年偏过头思考了一会,“不知道,可能是吧。”

然后他们又沉默下来。

少年闭起眼睛假寐,跪在棋盘上的女孩子梳理着他漂亮的金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女孩子特有的清脆声线敲在这一方空间里,显得有点单调。

“是吗。”阿洛伊斯像是被她逗笑了,跳起来在棋盘上走了几步,中跟皮鞋敲的地面梆梆响。

他甚至自顾自的闭着眼转起圈,少年纤细的肢体舒展开来,仿佛他真的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挽着巧笑倩兮的贵族小姐,踩着舞曲的节奏跳一支华尔兹。

 â€”—可惜不是。

这里只有破碎的棋盘,和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白裙子小姑娘,脚踝上还拴着细细的锁链,无声无息的,延展到黑暗里去。

女孩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条锁链,“啊这个,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有。”转头对上少年清澈的蓝眼睛,“我好像是这里的灵体……”

听上去犹犹豫豫的。

少年挑衅的笑起来,“喂,承认自己是个恶魔什么的这么难吗。”

女孩子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很难。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人在的时候。”

阿洛伊斯突兀的收住笑,看了一眼灰暗的天色。

“你在这里,是因为那两个……很喜欢你吗。”女孩子换了个姿势坐着,伸手拨弄着锁链。

“怎么可能。”

“可是你的灵魂也很美味吧。”女孩子往这边凑了一点,像是在嗅他的味道。

“那个人的更好,好到我都想把他弄到手。”看到少女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诧,少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是啊没错,我都想把他弄到手,真的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女孩子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懂你在说什么”。

阿洛伊斯没再看她,他目光所及之处的天空发生了某种变化。

“来了。”他喃喃道。

【虹我】咫尺天涯

写在前面的话:

1.标题正文无关系列,私设有,ooc有,剧情没有,逻辑没有

2.女主恋爱脑预警

3.对原本的剧情有较大改动,涉及部分剧透

4.有圣火出场

5.白虹是我眼中的白虹,不喜欢的话打我不要打脸就行jvj

以上都可以的话——


    æˆ‘跟在白虹的身边久了,便越发的在意起他所说的“故人”。

    åŽŸæœ¬å…³äºŽä»–前半生的纷扰他不提我也不问,直到某天我摘了朵花塞给他,他拿在手里愣了半晌,说以前也曾有个孩子像我这样把花戴在他身上。

    æˆ‘呆了呆,嗯了一声没再接话。

    æ˜†ä»‘山大光明顶上发生的事情,我知道还是少问一点比较好。毕竟没什么人会喜欢别人揪着前尘往事不放。

    å¯æˆ‘还是忍不住去想,想他说过的昆仑的雪,光明顶的高楼和有着异色瞳的西域人,想他曾经在那里度过的日日夜夜。

    æœ‰æœºä¼šèƒ½äº²çœ¼çœ‹çœ‹å°±å¥½äº†ã€‚

    æˆ‘听着火焰炙烤枯枝发出的声音,不动声色的往身边的热源靠了靠,然后闭上眼睛睡觉。

 

    ç™½è™¹ä¼¼ä¹Žä¸æ€Žä¹ˆæ€•å†·ï¼Œè¿™å‡ æ—¥è·¯é€”奔波天气渐渐转凉,他仍是一件单衣来去自如,想来是昆仑太冷,这点凉气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å¯ä»–事事都想的周到,生火用的枯枝大多是他找的,半夜起风了会找出外袍来给我盖着,嚼了多日干粮以后还会有烤兔子烤山鸡突然出现。我调笑说原以为他是个粗枝大叶的剑豪,没想到还挺会照顾人,他却笑了,细长眸子弯起来,“但凡剑豪,就绝没有粗枝大叶之理。目光不敏锐者,可是难以成为剑豪的。”

    æˆ‘一时为美色所扰,头脑一片空白,彻底忘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

    ç™½è™¹ä¹Ÿä¸æ¼ï¼Œç”±ç€æˆ‘盯着他看,唇边笑意未减半分。

    æˆ‘轻咳一声转过头,拿树枝去戳篝火燃尽以后的灰烬。

    é‚£äººä¼¼ä¹Žæ˜¯ç¬‘了一声,伸手拍拍我的背,“走吧。”

 

    æœ‰æ—¶å¾—空我会陪他练剑。名义上是陪练,其实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在他手下连五招也走不过,大多数情况都是乖乖站在旁边看着他,白虹剑气森然,我却只觉得温暖。

    ä»–也会指导我的剑技,奈何我天生就是个不通武艺的,教了多次也没有任何长进。而他就带着我这么个拖油瓶,从魍魉丛生的地界冲杀而过,雪亮剑光映出一双冷淡瞳眸。

    ä»–从没问过我的来历,虽然即使他问了我也讲不出。他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原本身在明教位至护法,特殊发色也因故人而起因故人而终,这就是全部了。不过像我们这种在异界摸索求生的人大约总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我也不会纠缠着问。

    ä½†æ˜¯è¿™å¹¶ä¸ä»£è¡¨æˆ‘不在意。

    æˆ‘一直很清楚我喜欢他。这个人强大又温柔,偶尔会摆出明教大护法的架子教训我,见我怔住了就又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敢情就是装出来吓我的,一路上照顾我几乎无微不至。我没什么不喜欢他的理由。

    ä½†æˆ‘们总是要分别的。

    è¿™ä¸€ç‚¹æˆ‘同样清楚。

 

    èµ°ç€èµ°ç€å°±çœŸçš„到了昆仑。我站在雪山脚下仰起头,山峰高峻,云气缭绕。一派盛景美不胜收。余光瞥见那人脸上带着轻松笑意朝我走来,心里还是没忍住的有点难过。

    è¿™é‡Œå°±æ˜¯ç›¸ä¼´çš„终点了。我默默想着。

    æ²¡æˆæƒ³ä»–走过来握住我的手腕,笑意盈盈地说道,“走吧,上去好好修养一阵。”我低头怔怔地盯住他松松拢在我手腕处的修长五指,心口泛起的热度让那块皮肤都连带着烫了起来。

    åˆšåˆšè¿›å…¥æ˜Žæ•™çš„地界就有许多弟子跑出来迎接他,众人皆是欢欣雀跃,白虹也笑着同他们打招呼,见到相熟的人还专门喊了名字一一问过。

    å¤–邦话我是听不懂的,况且他教中弟子众多,受他关照的更不知有多少,想来我也并不算什么。

    æˆ‘几乎一路神游天外的由他牵着走,直到被他推开门的声音拉回神智。“累了就休息,”他侧头仔细地看着我,“这里没人会打扰你。”

    æˆ‘乖乖点头。

    ç™½è™¹æ‘¸æ‘¸æˆ‘的头发,“今天这么乖真让人省心,我去找圣火说点事,晚点来看你。”

    æˆ‘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也许是之前风餐露宿的日子过得太多,温暖的屋子和柔软的床铺勾起了久违的模糊睡意,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å†æ¬¡é†’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白虹不在。

    æˆ‘披了件衣服转到外间,在桌上看到一个食盒,里面的饭菜尚有余温。坐下吃了两口,木门吱呀一响,进来一个年轻的西域姑娘。她轻手轻脚地关好门,又从架子上取了披风给我裹上。我慌忙道谢,她却笑起来,摇了摇头,用不太熟练的中原话讲道,“你是中原人,这里冷,小心。”然后她坐到我身边,一字一顿地说,“护法说,你照顾了他不少。”

    æˆ‘看着碗里的白粥,摇头笑了,“不对,是他一直在照顾我。”没有他,我恐怕早被穷追不舍的魍魉拆成碎骨了。

 

    ç¬¬äºŒæ—¥è§åˆ°ç™½è™¹çš„时候,他正在教训两名教中弟子,神色冷肃。明教中人一向对他又敬又怕,那两个人跪在地上,已经吓得抖成了风中落叶。我知道白虹的脾气,他这人虽然看着有点邪气,骨子里却是个君子,是以这两人定是做了错事才会被罚。我原本没打算插话,只老老实实的抱着点心盒站在原地,等着完了拿点我早晨做的蒸糕给他尝尝。

    è¿™æ—¶ç™½è™¹å¼€å£äº†ï¼šâ€œè®©ä½ ä»¬è§è¯†ä¸€ä¸‹æœ¬åº§çš„手段!看看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æˆ‘呆住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等等!别冲动……”但是白虹一点没有收手的意思,仍然一步步朝着那两人走过去。

    æƒ…急之下,我一把拽住了路过的圣火,“快劝劝白虹!”圣火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只是笑了笑,示意我不必担心。

    åœ£ç«èµ°è¿‡åŽ»ä¸‰è¨€ä¸¤è¯­æ‰“发了那两人,白虹抱着手臂笑的开怀。我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也笑了。我爱极了白虹笑起来的模样,日出东方冰雪消融都不足以形容那样的如画眉目。

    æˆ‘正瞧得出神,蓦地对上白虹淡淡扫过来的眼神,心里一跳,假装看风景似的转开了头。

    åœ£ç«èµ°è¿‡æ¥æ‹æ‹æˆ‘的肩,“都不和我叙叙旧吗?”

    æˆ‘掩饰性的清了清嗓子,“咳,那个……”

    â€œæ•™ä¸»æ‰¾æŠ¤æ³•æœ‰äº‹ã€‚”圣火不由分说地拉走了还在原地张望的我,“你有什么东西急着给他,拿来我帮你转交就好。”

    â€¦â€¦æˆ‘还以为这人真是路过呢。

    å’¬äº†å’¬ç‰™æŠŠåœ¨æ‰‹é‡Œæ”¥äº†åŠå¤©çš„盒子塞给圣火,我扯了扯披风转身就走,“有劳了。”

 

    åŽæ¥çš„几天我都没怎么见到白虹,想来是他离教日久,事务繁杂的缘故,我也识趣的不去打扰。倒是圣火隔三差五的拿传说中“来自波斯的美酒”喊我去,到了饭桌上又不给喝,我打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â€œæŠ¤æ³•å¾ˆçœ‹é‡ä½ ã€‚”照例是一个圣火喝酒我吃菜的饭局,他突然没头没尾的冒了这么一句。“啊你说什么……”我正想着别的事,一时没反应过来,圣火已经拂袖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ç™½è™¹å°±ç«™åœ¨é—¨å£ã€‚

    æˆ‘一时怔住,整个人还没转过弯来。

    ç™½è™¹åŒåœ£ç«ç®€å•äº¤è°ˆäº†ä¸¤å¥ï¼Œå£°éŸ³åŽ‹å¾—太低我根本没听清,圣火就晃晃悠悠的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猝不及防的对上他的眼神,微微一愣——

    é‚£åŒå¼‚色瞳里一片清明,还藏着点隐约的笑意。

    ç™½è™¹ä½Žæ²‰çš„声音响起:“走吧。”

    æˆ‘:“啊?哦。”

    è¿žåŽ»å“ªå„¿éƒ½å¿˜äº†é—®ã€‚

 

    å›žè¿‡ç¥žçš„时候我和白虹正并肩走在洒满月光的小路上,四周一片静谧,如擂鼓般的心跳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震得我的耳膜嗡嗡作响。

    æˆ‘生怕身旁这个人发现,急忙清了清嗓子想要说点什么,却被人抢了先。

    â€œä½ è§‰å¾—这里怎样?”

    æˆ‘想也没想便开了口,“特别好。”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啊……那个我是说风景,风景特别好。”

    ç™½è™¹å´æ˜¯ç¬‘了,“特别好的话,以后就住在这里如何。”

    æˆ‘差一点就脱口说好,脑海中的噩梦却如影随形的缠了上来,理智迅速回笼。

    å¯ä¸èƒ½å°±è¿™ä¹ˆç­”应了,我还能在他身边赖一辈子不成?

    â€œä¸è¡Œçš„,”我喃喃自语道,“我不能……”这么自私。

    ç™½è™¹ä¼¼æ˜¯æ²¡å¬åˆ°æˆ‘说了什么,只是望着前面停下了脚步,“之前说到的前尘往事,我们就在这里好好聊聊吧。”

    å•Šï¼Ÿä»€ä¹ˆï¼Ÿ

    æˆ‘猛地抬头,白虹的俊脸就这么撞进了眼睛里。

    ä»–今天……好像很高兴。

    æˆ‘愣愣的想着,接过了他手里的酒壶。

 

    æœ€åŽçš„结果就是我喝了个烂醉,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自己枕在……白虹的膝上。

    æˆ‘一骨碌翻起来,只觉得自己快要烫成了煮熟的虾子,偏偏白虹还凑过来:“睡得也太熟了,你就不怕我乘人之危?”

    ä¸ä¸ä¸ï¼Œæˆ‘捂着脸欲哭无泪,比较有可能乘人之危的那个是我才对。

    ä»€ä¹ˆæ—§äº‹å•Šæ•…人啊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现在只想把自己的脑袋打开。

    è‹å¤©å•Šå¤§åœ°å•Šï¼Œæˆ‘对明教护法的心思天地可证日月可鉴,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ç™½è™¹æŠŠæˆ‘从地上捞起来,“以后别再这么大意了,要不是我,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æˆ‘还处在眩晕状态里,顺着他的话音点了点头。

 

    è¿™ä¸‹æˆ‘根本不敢在昆仑多待了,心头的那颗种子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恐怕燎原之火都奈何不了它了。

    æˆ‘默默地收拾好行装,盘算着怎么辞行才不显得突兀。

    è¿™æ—¶ä¹±æˆ‘心绪的那人推开门走进来,意气风发的模样看得我又一次移不开眼。

    ä»–扫了一眼我的包袱,“都收拾好了?那便出发吧。”

    æˆ‘愣愣的,“你教中事务都处理好了吗?”

    â€œæœ‰åœ£ç«ä»–们。再者既然已经和教中取得联系,想必不会有太大问题。”

    æˆ‘觉得自己模模糊糊像是抓住了什么,脑中灵光一闪,“你……你这是要和我走吗!”

    ç™½è™¹ç«™åœ¨åŽŸåœ°ç¬‘了一会儿,走过来一把抱起我亲了一口,“你怕不是个榆木脑袋。”

    æˆ‘脸颊飞红,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冰窖里捞出来还得到了热汤和棉被,热度源源不断的流向四肢百骸,整个人都觉得熨帖,便忍不住在他耳边蹭了蹭,轻声道,“以后陪你回来。”

    ä»–含笑看我,“好。”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jvj



希望有人愿意督促我码字_(:3」∠❀)_
脑洞大破天但是从来不写x

"Some men are born to plough fields,some live to be great physicians,others to be great kings."
"Me,I was born to serve you,Arthur."
"And I'm proud of that.And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513真的哭到看不清屏幕。其实我很喜欢这里字幕组翻译的最后一句话:“我引以为荣,我无比珍惜。”
我不敢贸然下定义说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他们之间的羁绊大概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好多想讲的但是无从讲起。
我就是希望……小王子能回来TAT

我的小王子

我真的很想抱抱亚瑟,他那么好。
他并没有认可魔法,但是他知道滥杀无辜是不对的。他卸下戎装放下尊严去给那个幼小的魂灵道歉,他说他很抱歉,那时候他年轻气盛,太想得到父亲的承认和人民的尊敬。那个时候仰着头看着天空的亚瑟,眼眶红红的亚瑟,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流动着银河。
他热爱自己的国家,永远都把保护自己的人民放在第一位。无论何时,作为王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一直都在他的心里。他被施了魔法呆呆傻傻的时候,还记得回头看看被大火倾覆的卡梅洛特,那是他的国家,他的子民在那里。那个瞬间的亚瑟真的太让人心疼了,他一直背负着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的压力。
他从来都不知道梅林为他做了多少,在他眼里,自家的男仆是个酒鬼还喜欢扮女装,笨手笨脚就知道惹祸,走到哪里都照顾不好自己,还是个战五渣完全不会打架。他不知道梅林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但是他知道这个人是他的朋友,唯一的。所以每次遇到危险都会下意识的把瘦瘦小小的梅林拽到身后让他先走,自己冲上去和敌人拼命。逃亡的时候梅林断后,他走了两步放心不下又回去找他。他傲娇毒舌还嘴硬,但是心软的像棉花糖。
他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小王子啊,是真正的曜日之光。

【SO】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

给我蟹宝 @魏常予 çš„生贺!生日快乐啵啵啵

       å¤©ç„¶æ˜Ÿçš„小王子大野智从上个星期开始,每天都会收到一支玫瑰花。即使并不知道是谁送的,小王子也会把这些花都好好的收起来放进花瓶里,甜甜的香气顺着星辰运行的轨迹能传出很远,吸引了很多星际旅行者,其中包括拥有一架小小飞行器的樱井翔。

       é©¾ç€é£žè¡Œå™¨åœ¨å¤©ç„¶æ˜Ÿå‘¨å›´è½¬äº†ä¸‰åœˆä»¥åŽï¼Œæ¨±äº•ç¿”终于忍不住停下来问大野智关于花的事情。

       â€œè¯¶â€¦â€¦â€åœ†è„¸å°çŽ‹å­çœ¯ç€çœ¼ç›æƒ³äº†å¾ˆä¹…也没有得出答案,“问我花是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啊。你也喜欢玫瑰花吗?”

       è¯¶ä½ è¿™ä¹ˆçªç„¶ä¸€ä¸‹å­é—®æ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樱井翔看着面前的小王子笑起来小鱼一样弯弯的眼尾,不知道怎么就一下子红了脸。

       å’³â€¦â€¦å’³å’³ã€‚总之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好,我是樱井翔。”

       â€œãµãµãµç¿”君真可爱。我是大野智。”

       â€¦â€¦ä¸€å‘击沉。樱井翔捂住了通红的脸。

 

       æ˜Ÿé™…旅行者樱井翔和小王子大野智就是这么认识的。樱井翔隔几天就会驾着他的飞行器去大野智的星球上转一圈,顺便带给他旅途中的特产。有时候是相叶家的茶和他爽朗的问候,有时候是二宫的小尖嗓讲他关于新游戏的心得,有时候是松本小天使的邀请——樱井翔总是会把这些话小心翼翼装进瓶子里带走,一路上晃一晃还能听到叮叮当当的响声。

        â€œãµãµãµå¤§å®¶éƒ½å¾ˆå¼€å¿ƒå°±å¥½ã€‚”一看到他来,大野智会搬出两把椅子邀请樱井翔一起看夕阳,然后坐在他身边打开瓶子,一边听一边软乎乎地笑着。

       æ¯æ¬¡è¿™ä¸ªæ—¶å€™ï¼Œæ¨±äº•ç¿”就很想亲一亲那个人小鱼一样的眼尾,再揉一揉他鼓鼓的面包脸告诉他,其实自己很想和他一起旅行,一起去看远处的星海。

       ä½†æ˜¯ä»–总是也没这个勇气,于是每次也只是沉默的转头去看缓慢沉下去的夕阳,直到身边人被瓶子里某个笑话逗的笑出眼泪,凑过来在他肩上蹭蹭歇口气儿的时候,叫一声“智君——”,把所有小心思都藏在拖长的尾音里。

 

       ç›´åˆ°æœ‰ä¸€æ¬¡ä»–按照惯例把小瓶子交给大野智,陪他听完所有东西看完夕阳准备离开,小王子叫住了他。

       â€œç¿”君就没什么要给我的吗。”

       æ¨±äº•ç¿”惊讶地回头。小小星球上的小小王子温软的笑着,一只手上拿着玫瑰花,“比如这个?翔君真的不打算当面交给我吗。”

       æ¨±äº•ç¿”慌里慌张地去摸自己的口袋——果然,一直放在那里的玫瑰花不见了。

       â€œæ™ºâ€¦â€¦æ™ºå›ï¼Œé‚£ä¸ªæ˜¯â€¦â€¦â€

       â€œç¿”君不用解释啦。”小王子弯着眼角狡黠的笑起来,“我也很喜欢翔君哦——”

       â€œæ‰€ä»¥è¯´ï¼Œâ€ä»–晃了晃手里的玫瑰花,“翔君真的不打算亲自交给我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