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幸子💕

大野智是天使💙
本单位山,偶尔竹马偶尔天然
bsd新旧双黑,乱步是我的
正牌白虹夫人
小狐丸是心上人

幻境

写在前面的话:
1.很久没看第二季了……今天听到bird,想起来阿洛伊斯坐在棋盘上的画面就写了这个
2.标题和内容无关
3.有原创人物
4.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和莫名其妙的人的一场莫名其妙的谈话
5.ooc ooc ooc
大概就是这样_(:⁍」∠)_

女孩子歪着脑袋看着阿洛伊斯,手指穿过他柔软的金发,“别哭啦,你好像总是在哭。”

枕在她膝上的少年抬起眼睛,水蓝色的眼睛透亮,看不出一点儿流泪的痕迹。

他们对视良久,少年笑了起来,拖长声调说着诶你居然看到了吗这样的话,尾音淘气的扬起来。

女孩子摇了摇头,“你这样也不会有人明白啊。是因为难过才哭的吧?”

少年偏过头思考了一会,“不知道,可能是吧。”

然后他们又沉默下来。

少年闭起眼睛假寐,跪在棋盘上的女孩子梳理着他漂亮的金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女孩子特有的清脆声线敲在这一方空间里,显得有点单调。

“是吗。”阿洛伊斯像是被她逗笑了,跳起来在棋盘上走了几步,中跟皮鞋敲的地面梆梆响。

他甚至自顾自的闭着眼转起圈,少年纤细的肢体舒展开来,仿佛他真的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挽着巧笑倩兮的贵族小姐,踩着舞曲的节奏跳一支华尔兹。

 ——可惜不是。

这里只有破碎的棋盘,和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白裙子小姑娘,脚踝上还拴着细细的锁链,无声无息的,延展到黑暗里去。

女孩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条锁链,“啊这个,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有。”转头对上少年清澈的蓝眼睛,“我好像是这里的灵体……”

听上去犹犹豫豫的。

少年挑衅的笑起来,“喂,承认自己是个恶魔什么的这么难吗。”

女孩子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很难。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人在的时候。”

阿洛伊斯突兀的收住笑,看了一眼灰暗的天色。

“你在这里,是因为那两个……很喜欢你吗。”女孩子换了个姿势坐着,伸手拨弄着锁链。

“怎么可能。”

“可是你的灵魂也很美味吧。”女孩子往这边凑了一点,像是在嗅他的味道。

“那个人的更好,好到我都想把他弄到手。”看到少女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诧,少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是啊没错,我都想把他弄到手,真的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女孩子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懂你在说什么”。

阿洛伊斯没再看她,他目光所及之处的天空发生了某种变化。

“来了。”他喃喃道。

评论